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网站首页 单位简介 工作动态 网上公告 工作研究 廉政论坛 政策法规 警钟长鸣 我要举报
  公仆风采 网站头条 时政要闻 反腐前沿 网友时评 清官廉吏 专题评论 廉政文化 玉溪民情之声
  玉溪巡察 信息公开 纪律审查 案件剖析 曝光台 两个责任 三资监管 五级联动 民生资金监管
    你的位置:首 页 > 工作研究 > 农村基层违纪易发多发问题浅析 > 正文
农村基层违纪易发多发问题浅析
发布时间:2017-09-19
来源:红塔区纪委
作者:刘瑞雪 点击率:6324
 
  十八大以来,我国反腐败一直呈高压态势,通过几年的努力成效显著,不少“老虎”落马,反腐败压倒性态势已经形成,但是反腐倡廉之路仍任重道远,特别是发生在群众身边的基层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,严重影响着党和政府的形象,危害着人民的切身利益,让反腐败斗争形势变得严峻复杂。近年来,反映村(社区)干部违纪的问题一直占有较大比重。2015年以来,红塔区纪检监察机关共立案审查94件103人。其中,涉及农村基层村组干部案件17件32人,涉案人数占比达31%,呈现“苍蝇扑面而来”的特点。
  一、农村基层违纪的特点
  (一)从违纪主体看,整体利益链式的窝案频发
  村(社区)干部是区别于国家公务员的特殊群体,一般村(社区)干部在村(社区)党组织和村(社区)民委员会及其配套组织担任一定职务、行使公共权力、管理公共事务,但就其基层性的特点,即便是“一把手”党支部(总支)书记,其权利也是有限的,往往需要伙同其他村(社区)干部,或勾结项目方,形成利益链,从而实现贪腐目的。“书记+主任+会计/出纳”,似乎已经成为了基层腐败的标配,逐步由个人腐败向集体“抱团”、“一条龙”式腐败演变。
  (二)从涉案领域看,征地拆迁、土地和工程项目建设领域违纪违法多发易发
  征地拆迁、土地和工程项目建设等领域资金变现快,少数村组干部为了丰厚的非法收入,宁愿挺而走险。在红塔区查办的17起农村基层党员干部的违纪违法问题线索中,4起案件是由工程项目的补偿款所引发。
  (三)从违纪方式看,往往利用三资中心的监管漏洞完成贪腐
  在红塔区4起补偿款所引发的违纪违法案件中,农村基层的村(社区)干部利用虚开发收据和发票、伪造农户签名虚报冒领、制作阴阳合同等方式,利用三资中心的监管漏洞,巧妙的套取了集体和群众的资金,行为较为隐蔽。更有甚者私设账户将集体资金直接脱离三资中心的监管。
  (四)从涉案金额看,“细水长流、积少成多”从而造成“小官巨腐”的现象
  村(社区)干部每三年通过村民自治机制选举产生,且可连选连任,大部分村(社区)干部任职年限都较长,而征地拆迁、土地和工程项目的建设周期也较长,很多村(社区)干部为便随着工程项目的推进,以“雁过拔毛”、“细水长流”的方式获取利益,来到村(社区)的资金能“咬”的都要“咬一口”,最终积少成多,由“蝇贪”发展为“巨腐”,为国家、社会和人民群众造成了极大的损害。
  二、农村基层违纪易发多发的原因
  (一)主观方面
  1.文化程度偏低,法纪意识薄弱。大部分村(社区)干部年龄偏大、文化偏低,自我约束能力较弱,法律观念和纪律意识淡薄。红塔区纪委查处的32名村(社区)干部中,  19名为初中以下学历,文化程度总体偏低。虽然近几年全面从严治党向基层延伸,国家对反腐倡廉进行了大力的宣传,农村干部的法制、纪律意识有所增强,但由于没有常态化的农村廉政教育平台,大部分村(社区)干部少有机会接受系统的法制、廉政教育,而有限的教育机会也大多流于形式,没能根据农村干部的特点有针对性的进行,法纪意识很难入脑入心。
  2.价值观、思想意识的偏差。随着经济的发展,社会上滋生了极端个人主义、享乐主义和拜金主义的思潮,很多基层的农村干部受此影响,理想信念、宗旨意识、群众观念逐步淡化,在分管领域想方设法为自己牟利,甚至鼓吹“做官为权”的思想,把党和人民赋予的权力当做谋取私利的手腕,无度贪污、侵占集体财物,行贿受贿,最终跌落违纪违法的深渊。
  3.官本位思想严重,党性观念淡薄。由于村(社区)民委员会党总支书记、主任,村(社区)民小组组长等人作风不民主,骄横跋扈,认为自己作为一个村(社区)的“父母官”,就可以搞“一言堂”,不经招投标程序,或者采取围标等方式在招投标环节弄虚作假,私自将工程项目发包给自己、亲友或者与自己有利害关系的人员,从而成为了滋生腐败的温床,思想防线逐步退化。
  (二)客观方面
  1.制度执行不严,拉票问题屡禁不止。按照《村民委员会组织法》第三十二条之规定,村务监督委员会的人选“应当具备财会、管理知识的人员”,但农村文化程度普遍偏低,少有具备财会管理知识的人,这样的规定在现实面前往往是不具可行性的。同时农村基层干部的选任用人上也存在倾向性把关不严的情况,上级部门出于发展经济、改善民生的角度,在农村换届选举中较为普遍实行“能人治理”的样式,这确实有着积极的作用,但如果乡街道不再把一道关,就会造成一些素质低、甚至有劣迹的所谓能人混水摸鱼,以拉票贿选等不正当的手段窃取党支部书记、村民委员会主任等主要岗位,导致农村党组织涣散、办事推诿扯皮,给农村的党风廉政建设和群众利益带来严重的隐患。
  2.社会保障机制也还不完善,村(社区)干部收入偏低。以红塔区为例,社区书记主任分设的地区每月可领1550左右的补贴,及150元的保险,年底有一定的考核奖励。小组支书每月有460元的补贴,统计员为400元。而村(社区)干部重,男性所占比重较大,他们承担着养家糊口的责任,但他们目前所领取的补贴难于满足其生存和发展。所以在面对金钱的诱惑,思想防线很容易堤溃,认为村委工作辛苦,报酬不高,付出多得到少,吃点、喝点、贪点、拿点算不了什么,从而逐渐走向腐化。
  3.权利过于集中,宗族势力存在。作为“熟人社会”的农村地区宗派、家族思想比较严重,从基层现实情况看,权力往往集中在村支书和村委会主任等少数人手中,且集决策权和资金支配权于一身。而村支书、主任等少数人为了更好的掌控一切,往往会让自己的亲戚或者是信任的人担任财务人员,然后凭借家族势力在村内形成势力,这导致宗族势力在村委会和小组一级的表现尤为突出,最终结出了财务审批不严格,账目设置不规范的恶果,使群众难以知晓自己合法权益被侵犯,即使知晓也敢怒不敢言。
  4.村内监督软弱乏力,村务公开不到位。现各项村(社区)监督机制在不断完善,村(社区)务监督委员会也相继成立,但是相关法律却未对村务监督委员会监督的形式、途径和效力做出明确的规定,使一些村务监督委员会的监督软弱乏力、形同虚设,加上很多农村村务公开缺乏真实性、时效性,导致村“两委”干部恣意妄为。在实际工作中,村(社区)的监督委员会成员往往会由村(社区)的党总支(支部)委员会及村(社区)委员会成员兼任,形成了既是运动员也是裁判员的局面,而村民很少主动的参与村事务,这让少数村干部能够一手遮天,限制了村民的知情权,为虚报冒领、坐收坐支、侵吞挪用等行为创造条件。
  5.各部门在日常监管上存在漏洞。现对农村基层集体资金的监管已集中交到了乡街道的三资中心,但三资中心往往只是做账目代管的工作,没有对资金的具体使用进行监督,面对一些村(社区)坐收坐支的现象,三资中心也只是被动的记账,没有及时制止和弥补清理,让制度难以执行到位,形同虚设。除此之外,部门与部门之间的交流较少,也让上级监管出现了漏洞,以工程建设时的征地补偿为例,征地面积是由乡街道国土所审批,但补偿资金是由三资中心管理,部分村干部便制作阴阳合同,把虚增面积的合同报给土管所,实际面积的合同报给三资中心,从中套取差额,获得利益。
  三、对策及建议
  (一)加强对农村基层干部的思想政治教育,建立有针对性、常态化的廉政教育方式
  治理农村基层党员领导干部违纪违法问题是基础性、全局性、长期性的系统工程,应当坚持惩防结合、综合治理的方针,树立教育为先、预防为主的理念,推进廉政教育常态化,夯实拒腐防变的思想基础。据调查,现红塔区乃至整个玉溪市党风廉政培训的重点仍然是机关干部,农村干部并没有纳入制度性有计划的培训范围。县区级、乡镇党委政府应当根据当地实际,充分依托现有阵地,选取农闲时间对农村干部开展党纪国法、思想政策、作风纪律等方面的集中培训,周期性的开展党的宗旨教育、道德教育、廉政教育,切实解决村干部在政治觉悟、思想作风、廉洁自律、工作作风和工作方法等方面存在的突出问题。培训教育结束后还要对成果进行考察,将考察结果纳入年底的工作考核中。在换届选举产生新一届村(社区)领导干部时,要加强警示教育,通报发生在群众身边的典型案例,以儆效尤。针对一些苗头性、倾向性问题,对症下药,及时开展警示谈话。
  (二)把好选人用人关,完善干部任用管理机制
  村干部并不是公务员,对村干部的选任要充分尊重村民自治的原则,但同时乡街道党委政府也要加强引导,坚持“德才兼备、以德为先”的标准,注重从大中专院校毕业回乡的知识青年、外出务工回乡能人、复员军人,致富带头人等四类人中选拔优秀人才,并对候选人进行考察,选出有政治头脑、有事业心、求真务实、群众公认的人来担任村组干部,敢于推进大学生村官管理实际村务。与此同时,还要完善干部的管理机制,根据经济发展的水平适时提高村(社区)干部的薪金补贴,并制定量化考核办法,让考核结果与年底奖励挂钩。
  (三)落实村务监督委员会制度,加强民主监督
  村务监督委员会严格按照选举制度由村民代表大会民主选举产生,主要负责对村级民主决策、村务、财务公开、三资管理、项目建设、村干部廉政勤政情况进行监督,并坚持定期向村民代表通报情况。围绕事前、事中、事后全过程设定监督工作内容,由事后监督向全程监督延伸。全面落实公开工作,坚决推动党务、村务、财务公开,将村级各类重大事项、资金使用等情况及时、准确地向群众公开,让群众充分行使知情权、参与权和监督权。
  (四)明确乡街道三资中心职能职责,搭建重点项目数据平台
  应充分利用计算机网络,搭建一个重点项目数据登记平台,土地部门、三资中心及财政部门根据各自职责,及时填报补充相关信息,各部门间可以通过该平台互通有无,避免制度漏洞,同时可以方便监督。
  (五)探索村(社区)干部经济责任审计制度
  建立健全农经审计制度,充分发挥审计职能,加大对农村集体财务、“三资”管理、离任审计和任期内审计力度。将乡镇经济管理部门单独审计转变为纪检、司法、土地、财政等多部门参与的“无死角”审计,摸索尝试联合审计、专业审计、异地交叉审计等模式,将村(社区)级财务进行审计纳入常态化的工作中来。注重审计监督前置,加强任期内审计,通过审计农村干部任期内的财务收支、“三资”管理、项目建设等活动,逐步实现从离任审计向任期内审计的转变,更好地发挥经济责任审计事前、事中和事后的监督作用。
 
 
 
你是第 8082911 位访问者
中共玉溪市纪委 玉溪市监察局 主办
电话:0877-2036002     E-mail: yxsjwxjs@126.com
本站点所有内容为玉溪市党风廉政网  版权所有
(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、复制本站内容或建立镜像站点)
备案编号:滇ICP备07003638号